青罗拂醉。

——一个超不走心的千字半夜半小时热的睡不着摸鱼

——关于文里有关植物形状的部分,都是我瞎掰……

——我流雷安刀

——一方死亡有,ooc可能有,架空设定有,避雷注意。

——梗源空间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雷狮代表】紫杉木      花语:骄傲
【安迷修】金盏花          花语:牺牲
  
【一】

  很明显这不大对。

  安迷修坐在床上,没穿上衣。他背对着卧室里的穿衣镜,身躯不自然的扭曲。他手里拿着一面小镜子,借着光的反射,他看见大片浓烈的紫色沿着他的脊骨向上,几乎要攀爬到脊背三分之一处。

  安迷修生的白,大片斑驳的紫色铺陈在肌肤上,几乎算得上触目惊心。他伸出手戳了一下背后的花纹,肌肤随即传来烧灼的痛感,刺的他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
【二】

  安迷修泡了整整两天的图书馆。

  在扔在一旁的禁书里,他找到病症的记载。书上说只有单恋的人才会患上这种罕见的病症,患者背脊皮肤上将长出思念的人挚爱花朵的刺青,无药可救,总有一天刺青会将患者同化,一同变成一株漂亮的花。

  那他思念的又是谁呢?

  
【三】

  毫无疑问,安迷修是认得那株植物的。当初一同在军校学习的时候,雷狮那公子哥儿的别墅后头总栽着大株大株的紫杉木。那种高傲的树种,稍微轻慢一点都结不出杉果。长势旺盛的时候枝桠四散而开,还能遮挡一方阴凉。

  安迷修趴在床上,一只手抚摸身后的刺青,从紫杉木莫名其妙想到雷狮。想起他深紫色的眼睛,想起他曾经历过的一切。

  
【四】

  这种病的解药只有一个,那就是暗恋的人的吻。

  安迷修想,怕是永远都搞不到了,雷狮那家伙几年前突发奇想出去打仗牺牲在外面,总不能要求他突然复活跑回来亲自己一口吧。

  难度可能有点高。

  
【五】

  病发作的很快。

  紫杉木的枝桠没几天就从脊骨上蔓延到安迷修的下巴上,他已经动不了了,每动一下后背都传来烈焰烧灼的疼痛。植物已经开始侵蚀他的血肉,他都觉得有时候晃晃身体会有果子掉出来。

  这听起来很可笑,但是安迷修笑不出来。

  他疼的神志不清,每天趴在床上发高烧,烧的不太严重的时候他会看着他养的金盏花发呆。那是他最喜欢的植物,代表光荣与决绝的牺牲。它只长在大陆最东部的丛林里。雷狮出去打仗,他自己没回来,连片尸骸都没剩下,只托他的战友给他了带回来这盆花。

  和花语对应的挺准。

  安迷修有时候会想,如果他变成一棵树,和这盆金盏花种到一起也不错。

 
【六】

  安迷修觉得他可能快死了。

  他这两天觉得自己突然有点回光返照的架势,起码恢复到了可以自己走路的程度,他有时候会去窗户边上晒晒太阳。看看他的金盏花。

  它太漂亮了,在阳光底下摇曳生姿。

  安迷修这样想着,把头低下去狠狠吸了口气。

  花瓣扫到他的脸颊。

  
【七】

  奇迹发生了。

  原本已经蔓延到脸颊上的紫杉瞬间停止了生长,飞快的退了回去,一瞬间他就已经恢复如初。一切像一场戛然而止的梦。

  恍惚间,安迷修想起雷狮出征之前,背脊上的大片金色。

  闹剧结束了。

评论(19)
热度(120)

关于我

览尽诗文三千卷,下笔不得一字真
© 青罗拂醉。 | Powered by LOFTER